韬世专栏
TOPSAGE NEWS 2022-03-03

略谈被告被关押时的诉讼管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21年修订)第二十三条第三项、第四项规定,“对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人提起的诉讼”、“对被监禁的人提起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原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原告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据此,在被告被关押(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被监禁)而原告未被关押时,原告有权向其住所地人民法院起诉。实务中的常见情形包括:

一、被告在监狱服刑

从笔者所检索到的相关判例来看,被告在监狱服刑的,法院均支持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代表案例:(2016)川01民辖终2744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被上诉人赵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现被羁押于江油市看守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二条关于对被监禁的人提起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二、被告在看守所羁押

从笔者所检索到的相关判例来看,被告在看守所羁押是否属于被监禁,存在较大争议[1]

一种观点认为,被告在看守所羁押不属于被监禁。

代表案例:(2014)民提字第213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上述法律规定中的监禁不应包括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采取的刑事拘留、逮捕、羁押等强制措施,而应该是指经人民法院判决后在监狱里服刑或者接受劳动改造的情况,因此,在中能公司起诉时,唐某未经人民法院定罪量刑,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二条第四项规定的条件,中能公司该答辩理由亦不能成立。

相反观点认为,被告在看守所羁押属于被监禁。

代表案例1:(2018)苏民辖终154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对被监禁的人提起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被告之一马某现被羁押于湖北省宜昌市看守所,故本案应当由原告黄某的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所在人民法院管辖。

代表案例2:(2020)闽01民辖21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一审法院认为,上述法律规定中的“监禁”不应包括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采取的刑事拘留、逮捕、羁押等强制措施,而是指经人民法院判决后在监狱里服刑或者接受劳动改造的情形。在洪某提起本案诉讼之时,林某尚未经人民法院定罪量刑。因此,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形。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林某被长期羁押,处于事实上的监禁状态,本案可由原告住所地法院管辖。

对此,笔者赞同相反观点,理由有三:

首先,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虽未就“被监禁”作明确规定,但从其他相关规定可以看出“被监禁”应当包括在看守所羁押。

《民事诉讼法》(2021年修订)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受送达人被监禁的,通过其所在监所转交。”该条规定中的“监所”明显包括“监狱”、“看守所”等。而从《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对看守所在押人员涉及民事诉讼的能否出庭应诉问题的批复》来看,被告在看守所羁押本身也不影响被告在民事案件中出庭应诉。

其次,“被监禁”应指被告人身自由受限的客观状态,与其是否属于已决犯无关。

通说认为,法条中的“被监禁的人包括已判刑被监禁劳动改造的罪犯和依法被逮捕、拘留监禁的未决犯。”[2]“正在被监禁的人,包括已决犯和未决犯,都丧失了人身自由,脱离了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不仅不便原告向被告监禁地人民法院起诉,而且由被告监禁地人民法院管辖,很可能造成其工作量过大。”[3]

最后,在离婚纠纷等无法按照“特殊地域管辖”等确定管辖的案件中,一旦原告所在地法院不予受理便可能导致原告起诉无门,这势必对原告的诉权造成严重损害。

三、被告被强制隔离戒毒

从笔者所检索到的相关判例来看,被告被强制隔离戒毒的,法院均支持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但是,绝大多数判例均未明确所依据的具体条款是“对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人提起的诉讼”还是“对被监禁的人提起的诉讼”。

代表案例:(2019)沪0106民初25578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被告现在于上海市青东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根据“对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人提起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原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原告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本案应由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管辖。

笔者认为,从相关法律规定来看[4],虽然强制隔离戒毒与劳动教养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强制措施,但二者联系紧密。尽管民事诉讼法修订时将“劳动教养”修改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但是“强制隔离戒毒”具备“集中在特定场所接受强制性教育,人身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5] 的实质。因此,笔者倾向于认为,将“强制隔离戒毒”作为“对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人提起的诉讼”情形更为恰当。

 

 


 

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对看守所在押人员涉及民事诉讼的能否出庭应诉问题的批复

广东省公安厅监管处:

你处《关于看守所在押人员涉及民事诉讼的能否出庭应诉的请示》收悉。经商公安部法制局和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批复如下:

看守所应当依法保障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罪犯(以下简称在押人员)的民事诉讼权利。但是由于在押人员被羁押的特殊性,为了不影响刑事诉讼活动和监管安全,在押人员进行民事诉讼需要出庭时,应当委托诉讼代理人代为出庭。对于涉及人身关系的诉讼等在押人员必须出庭的应当经本级公安机关批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同时经办案单位批准,凭人民法院出庭通知书办理临时离所手续,由人民法院司法警察负责押解看管,并于当日回所。如果在押人员因其案件或者其他特殊情况确实不宜离所出庭,看守所可与人民法院协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21条[6]的规定,由人民法院到看守所开庭审理。

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二〇〇五年六月三十日

 

 

 



[1] 从截止20223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相关判例来看,四川地区法院均倾向于被告在看守所羁押属于被监禁。

[2] 常怡主编:《民事诉讼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1页。

[3] 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38页。

[4] 参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已废止)第八条第二款、《劳动教养戒毒工作规定》(已废止)、《公安部关于对强制隔离戒毒与劳动教养能否合并执行问题的批复》(已废止)等。

[5] 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37页。

[6] 修改后的条文序号为:《民事诉讼法》(2021修正)第一百三十八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根据需要进行巡回审理,就地办案。”


蒲毅
Baron 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