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世专栏
TOPSAGE NEWS 2021-08-27

高空作业受害赔偿纠纷中的法律适用



“高空作业又称高处作业,根据高处作业标准规定,凡距坠落高度基准面2米及其以上,有可能坠落的高处进行的作业,称为高处作业。高空作业在实践中很常见,包括高层建筑施工、在建筑物顶部安装广告牌、对高层建筑物表面进行清洁工作等,都属于高空作业。” 
[1]


因高空作业的高度危险性,作业人在高空作业的过程中难免发生人身伤亡事件。此时,适用不同的法律规范将导致责任主体、归责原则、免责事由等方面存在重大差异,因此有必要厘清。


一、是否适用“高空作业致害责任”规定

对高空作业致害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73条[2]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第1240条[3]均规定,由经营者对高空作业致害承担无过错责任。二者相比,除《民法典》将免责事由从《侵权责任法》的“过失”提高为“重大过失”外,其余内容基本一致。


毫无疑问,上述规定适用于高空作业致使经营者雇员之外的“他人”受害情形,即“高度危险活动损害责任纠纷”,但对经营者所雇请人员在高空作业时受害能否适用存在争议。


(一)立法机关倾向于否定观点

立法机关在“地下挖掘活动”的释义中明确,“这里的经营者就是从事挖掘活动的作业单位。……现实中,因地下挖掘如采矿而造成人员伤亡的, 受害人多属于作业企业的职工。对受害职工的赔偿,应当依据工伤保险有关规定处理。”[4]虽然“高空作业”与“地下挖掘”分属天上地下,但均属于高度危险活动,二者并无本质不同。


(二)最高院最新观点倾向于否定观点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曾认为“对作业人来讲,可能造成坠落,造成伤亡,这种造成作业的工人人身伤亡的,属于工伤事故,一般按照工伤事故的规定请求赔偿,但受害人也可以直接依据高空作业致害责任请求赔偿。”[5]但其最新释义书籍中已删除“但受害人也可以直接依据高空作业致害责任请求赔偿”[6]表述。


(三)多数学者倾向于否定观点

持肯定观点的代表学者为杨立新教授,其认为,“高空作业造成作业工人自己的人身伤害。这种情况属于工伤事故,一般应当按照工伤事故的规定请求赔偿,但受害人直接依据高空作业致害责任请求赔偿,也是可以的。”[7]


持否定观点的学者及主要理由为:王利明教授认为,“无论如何其应当是高度危险活动经营者以外的人遭受的损害,不包括经营者的雇员在履行职务中所遭受的损害。如果经营者的雇员遭受损害,应当按照工伤保险等制度来解决,而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73条。”[8] 张新宝教授认为,“他人是指经营者之外的民事主体,不包括经营者的相关员工。后者因此发生损害之情形,按照工伤事故等责任处理。”[9]周友军教授认为,“受害人不包括实施危险活动者在内,也不包括其雇员或工作人员,如地铁的司机、火车司机、直接进行爆破作业的工人、采矿人员等。”[10]余延满教授认为,“所谓‘他人’,指从事高度危险活动的经营者及其工作人员以外的第三人。”[11]


综上所述,主流观点认为经营者所雇请人员在高空作业时受害不适用高空作业致害责任规定。

二、典型情形下的具体法律适用


如前所述,虽然主流观点认为经营者所雇请人员在高空作业时受害应按照工伤处理,但该问题不可一概而论。从实务情况来看,作业人与经营者之间可能存在三种法律关系,相应地应适用不同的法律规范:

(一)为劳动关系时

为劳动关系时,其法律适用与责任划分基本没有争议,“工作人员在工作过程中受到工伤损害的,用人单位原则上承担无过错责任。”[12]具体而言,在用人单位已依法购买工伤保险时直接根据工伤保险的相关规定进行赔偿;在用人单位未购买工伤保险的情况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第2款规定[13],由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此时,用人单位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仅在法定情形下不承担工伤赔偿责任[14]


(二)为劳务关系时

一直以来,劳务关系与雇佣关系(狭义)在司法实务中混用。为劳务关系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5条[15]、《民法典》第1192条第1款[16]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值得注意的是,权威释义认为,“‘接受劳务一方’仅指自然人,个体工商户、合伙的雇员因工作发生的纠纷,按照本法用人单位的规定处理。”[17]但从实务裁判来看,该条的适用范围早已扩展到自然人之外。


典型案例:(2017)川07民终2592号

裁判要旨: 何某与四川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事实上形成了提供劳务与接受劳务的关系,四川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当对提供劳务者负有劳动保护义务,在劳务过程中应履行监督、管理职责,故四川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应当对何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何某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从事高空作业过程中,应当预见到危险的存在,并采取足以保护其自身安全的有效措施,但其没有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并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以防止危险的发生,故其对损害后果也存在过错,可以减轻四川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赔偿责任。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一审法院酌定何某对自身的损伤承担10%的赔偿责任。


从实务裁判来看,同样为提供劳务一方(作业人)不具有高处作业资质、未采取安全保护措施,有的地区法院判决提供劳务一方自负责任比例在10%-40%之间[18],自由裁量空间极大。对此,笔者倾向于:


首先,从统一法律适用、保护弱者利益出发,应适度约束法院自由裁量权范围。在接受劳务一方与提供劳务一方责任划分上,提供劳务一方的责任以10%-30%为宜。

其次,对提供劳务一方,在确定其自负责任时应综合考虑具体作业高度、是否长期从事高空作业等因素。


最后,对接受劳务一方,应根据其是否从事营利活动而在责任比例上有所区分。当接受劳务一方为企业、个体工商户、“包工头”等经营主体时,因其负有更高的监督义务,因此应承担较重的责任,这也有利于减少安全事故的发生;当接受劳务一方为自然人、家庭,高空作业系满足家庭所需等非经营活动时,宜承担较轻的责任。


(三)为承揽关系时

在实务中,准确认定雇佣关系(狭义)与承揽关系十分困难,需要综合多种因素确定。在典型的个人雇请无高处作业资质保洁人员擦拭玻璃坠楼案[19]中,最高院认为,“从劳动工具的提供、高空擦玻璃工作性质的特定、甲对工作细节控制弱、按照工作成果支付报酬、对完成工作有确定时长要求几方面分析,可以看出,几个标准均指向承揽关系”[20]


为承揽关系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10条[21]、《民法典》第1193条[22]规定,定作人原则上不承担责任,但存在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其中,“所谓对定作指示的过错,是指定作人在定作物的制作方法上所作出的指示有明显的过错,如指使承揽人用危险的方法制作或强迫承揽人违反法律蛮干。所谓选任有过错,是指定作人对承揽人的选任具有明显过错,如明知承揽人没有从业资格而选任。”[23]具体到高空作业受害赔偿纠纷中,定作人的过错主要为选任过错(作业人无高处作业资质),同时也可能存在指示过错(如指示作业人在未采取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擦拭外墙玻璃)。

此时,根据前述规定,定作人应承担与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而从四川地区相关裁判来看,通常责任比例在20%、30%左右。


典型案例:(2020)川0781民初4373号

裁判要旨:原被告之间形成承揽合同法律关系,吊顶工作属于高空作业范围,被告应当知道吊顶工作的危险性,被告选任没有高空作业资质的原告进行吊顶施工,选任有过失,在原告施工作业时,其在场监督施工也没有提醒或要求原告佩戴安全带,被告的行为具有过错,依法应当向原告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没有取得高空作业证,应当预见吊顶工作的危险性,但其未采取佩戴安全带等防护措施,导致自己从高空坠落受伤,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应承担一定责任。由被告廖某对原告的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实务中的高空作业受害赔偿纠纷往往同时涉及多个责任主体、多种法律关系,尤其是工程施工、装饰装修等场合。此时属于法律上的多因一果情形,应根据《民法典》第1172条[24](《侵权责任法》第12条),结合具体情形划分各责任主体的责任。

 




[1] 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释义》,法律出版社,第367页。
[2] 《侵权责任法》第73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3] 《民法典》第1240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4] 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释义》,法律出版社,第370页;黄薇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释义》,法律出版社,第220页。
[5] 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研究小组编著:《〈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第501-502页。
[6]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第611页。
[7] 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第4版,第599页。
[8] 王利明:《侵权责任法研究》(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599-560页。
[9] 张新宝:《中国民法典释评·侵权责任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255页。
[10] 周友军:《侵权责任法专题讲座》,人民法院出版社,第465页。
[11] 马俊驹、余延满:《民法原论》,法律出版社第4版,第1083页。
[12] 黄薇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释义》,法律出版社,第88页。
[13] 《工伤保险条例》第62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14] 《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15] 《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16] 《民法典》第1192条第1款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17] 黄薇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释义》,法律出版社,第87页。
[18] 裁判数据为截止202145日,通过“无讼案例”所检索到的四川地区“高空作业”相关裁判。
[19]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第1801页。
[20] 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第1803页。
[2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10条(现已废止)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2] 《民法典》第1193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造成第三人损害或者自己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23] 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第258页。
[24] 《民法典》第1172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




蒲毅
Baron 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