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世专栏
TOPSAGE NEWS 2021-03-03

补办结婚登记的实务认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简称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四条规定,在补办结婚登记后,“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也就是说,补办结婚登记后婚姻关系的效力溯及同居期间,补办结婚登记能使符合结婚实质要件但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同居关系合法化。这就意味着,同居期间出生的子女为婚生子女、同居期间的财产债务应按婚姻关系的相关规定处理。


在实务中,存在双方虽然到婚姻登记机关补办了登记,但登记类型为“结婚登记”而非“补办结婚登记”情形。此时,其登记是否属于法律、司法解释中的“补办登记”、“补办结婚登记”?当事人的婚姻关系效力是否溯及同居期间?如前所述,该问题可能对当事人的人身、财产利益产生重大影响,值得加以分析、讨论。



一、裁判观点

从笔者所检索的相关判例来看,对此存在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


1.认定为补办登记,婚姻关系效力溯及同居期间。

典型案例:(2017)鲁15民终2288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原被告自2003年2月开始同居生活,于×年×月×日举办婚宴,共同以夫妻名义生活多年后办理结婚登记,双方所办理的结婚登记是否为补办,应全面综合本案案情进行认定,而不能仅仅以办理结婚登记时填写《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或《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进行区分,故原被告×年×月×日办理的结婚登记宜认定为结婚登记的补办。原被告×年×月×日举办婚宴时均已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故原被告婚姻关系的效力应从×年×月×日起算。


二审法院认为,虽然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时填写的是《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而不是《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但双方×年×月×日举办婚宴时均已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综合本案案情,宜认定双方×年×月×日办理的结婚登记为结婚登记的补办。




2.认定为结婚登记,婚姻关系效力“向后”发生。

典型案例:(2019)辽04民终456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第四十二条规定:申请补办结婚登记的,当事人填写《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婚姻登记机关按照结婚登记程序办理。本案中李某并未提供其与王某系申请补办结婚登记的相关证据,被告李某该项主张无事实依据,故本院不予采信,其与王某婚姻关系的效力应自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时起算。


二审法院认为,补办结婚登记必须在婚姻登记机关履行特定的程序,即补办登记的形式要件为夫妻双方在登记机关做出补办结婚登记的声明并办理登记。结婚是典型的要式行为,须具有形式性,这就要求结婚的双方以法定的形式作出缔结婚姻的意思表示,即结婚之声明。缔结婚姻的意思表示既要根植于当事人的内心确认,又须以特定的形式作出。《婚姻法司法解释一》中所规定的补办登记是对于1994年10月1日之后的事实婚姻的救济性规定,但其必须在婚姻登记机关做出补办结婚的声明。正是基于补办登记的这种严格的形式性特点,李某与王某在登记时并未做出补办登记的声明,应当认定为婚姻登记,婚姻关系的效力“向后”发生,而不能进行婚姻效力的追溯。




二、分析评论

笔者认为,对法律、司法解释中的“补办登记”、“补办结婚登记”应作广义理解,既包括“补办结婚登记”也包括“结婚登记”。其理由如下:

1. 文义解释角度。在《民法典》、《婚姻法》的相关条款中,均仅表述为“结婚登记”、“补办登记”。虽然《婚姻登记工作规范》将“结婚登记”“补办结婚登记”“复婚登记”作为并列的三种登记类型,但三者均规定于第四章“结婚登记”之下。据此可以认为,三者虽然名称有异但其本质相同,均为“结婚登记”。可与之佐证的是法律关于“复婚登记”的表述调整,《婚姻法》第三十五条[1]的表述为“进行复婚登记”,而《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三条[2]的表述为“重新进行结婚登记”。从前述表述调整能够看出,“复婚登记”的本质实为“结婚登记”。


从《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等相关规定来看,“补办结婚登记”与“结婚登记”的区别仅在于登记过程中所填写的声明书内容不同,二者在登记程序、所颁发的证书(均为结婚证)、结婚证字号等方面均无差别。“规章也仅仅是要求补办结婚登记要填写《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并没有否认补办结婚登记是结婚登记。且民政部的该规章是一种程序性的指导规范,不可能以其程序性规定推翻上位法规定。”[3]


至于对“补办”一词的理解,“补办是一种时间上的客观情况,而不是一种主观的声明。先开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后办理结婚登记,因为有时间上的先后所以这种结婚登记称之为‘补办’”。[4]



2. 目的解释角度。“《婚姻法》第九条从积极角度重申了办理结婚登记的必要性,那些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结婚条件,举行了结婚仪式或已经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的男女,应尽早补办登记,以使自己的婚姻行为合法化。” [5]显然,《婚姻法》等法律的立法目的在于督促当事人及时办理结婚登记,在当事人已经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下该目的已经达到。

虽然实务中的纠纷主要集中在财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等财产方面,但补办登记还涉及同居期间所生子女是否为婚生子女等人身问题。因此,仅因当事人未准确选择婚姻登记类型便对其人身、财产利益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明显有违立法目的。


3. 登记障碍角度。补办登记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决定》(简称婚姻法修改决定)中新增的内容,与之配套的程序性规定则由《婚姻登记条例》、《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规定。《婚姻法修改决定》于2001年4月28日公布并施行,而《婚姻登记条例》、《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则迟至2003年10月1日开始施行,二者之间存在两年半左右的“空档期”。在此期间,婚姻登记机关所依据的登记规范为《婚姻登记管理条例》,而该条例中只有“结婚登记”这一种登记类型。因此,在前述“空档期”内,当事人即便要补办登记,在客观上也只能申请“结婚登记”。



4. 效力判断角度。如前所述,“补办结婚登记”与“结婚登记”的区别仅在于声明书的内容不同。根据《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等规定[6],申请结婚登记时应填写《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而申请补办结婚登记时则填写《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两种声明书的主要区别在于后者增加了“本人与对方自×年×月×日起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现均未再与第三人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内容。


虽然在《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中,当事人明确了同居生活的时间,但其内容对婚姻关系效力的确定仅具有初步证明效力,并不具有决定性意义。一方面,声明内容系双方自行作出,登记机关仅进行形式审查,声明内容可能与真实情况不一致。另一方面,存在双方虽以夫妻名义同居但仍不符合结婚的实质条件情形,此时“补办登记的溯及力自男女双方均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而不是溯及到男女双方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时。”[7]



5.行政告知角度。“行政主体在行使行政权的过程中,应当将有关事项依法告知行政相对人,以利于行政相对人及时行使权利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8]。婚姻登记作为一种典型的行政行为,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就婚姻登记的相关事项告知申请人。虽然《婚姻登记工作规范》并未要求婚姻登记机关就“补办结婚登记”的法律后果、“补办结婚登记”与“结婚登记”之间的区别等内容向申请人告知,但笔者认为,基于“补办结婚登记”对申请人选择准确的登记类型以及对其人身财产权益存在的重大影响,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此向申请人进行告知。


从笔者所检索到的情况来看,婚姻登记机关专门针对补办结婚登记进行书面告知书的情况很少,更遑论就上述重要内容进行专门告知[9]。“作为普通群众,在婚姻登记部门未明确告知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还有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这一文本。”[10]因此,在婚姻登记机关未作明确的告知、说明情况下,普通大众很难知晓二者的法律区别,难以选择准确的登记类型,当然也不应承担由此所导致的不利后果。


附:相关规范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九条 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完成结婚登记,即确立婚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第一千零八十三条 离婚后,男女双方自愿恢复婚姻关系的,应当到婚姻登记机关重新进行结婚登记。

2.《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 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

第三十五条 离婚后,男女双方自愿恢复夫妻关系的,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复婚登记。

3.《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决定》第四条 第七条改为第八条,修改为:“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 男女双方根据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补办结婚登记的,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

5.《婚姻登记条例》第八条 男女双方补办结婚登记的,适用本条例结婚登记的规定。

6.《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第三十五条 申请补办结婚登记的,当事人填写《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婚姻登记机关按照结婚登记程序办理。

7.《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第四十二条 男女双方补办结婚登记的,适用本条例结婚登记的规定。




[1] 《婚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离婚后,男女双方自愿恢复夫妻关系的,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复婚登记。”
[2] 《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三条规定“ 离婚后,男女双方自愿恢复婚姻关系的,应当到婚姻登记机关重新进行结婚登记。”
[3] “丁某、冯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15民终2288号民事判决书。
[4] 同注释3。
[5]胡康生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释义》,法律出版社, 第28-29页。
[6] 《婚姻登记规范》是对《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的修订,二者关于补办结婚登记的规定内容相同。
[7]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著:《婚姻法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中国法制出版社,第26页。
[8] 孟昭阳、赵锋:“论行政告知制度”,载《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2004年第1期。
[9] “补办结婚登记告知书”,资料来源:hrbdw.gov.cn/hydjw/bg/2,最后访问日期:2020年6月1日。
[10] 同注释3。



蒲毅
Baron Pu